您现在的位置:融合网首页 > 管理专区 >

危机之下默多克责任的有限与无限

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:刘琼 王依玲 责任编辑:王月宝 发表时间:2011-07-31 17:34 阅读:
核心提示:对于默多克在窃听事件上的责任,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贾进章教授对媒体表示,《世界新闻报》的母公司新闻集团对此事件承担有限责任,通常来说,母公司不会对其子公司的具体经营决策、经营行为承担责任。

“我们迷失了方向。”创刊168年因窃听丑闻而关闭的《世界新闻报》在其最后的社论中这样写道。迷失方向的可能不仅是这份已经关闭的报纸,还在持续发酵的新闻集团窃听事件中,人们更是把矛头指向了其母公司新闻集团及传媒大亨鲁珀特·默多克。

尽管表示了歉意,但出席英国议会听证会时,默多克在就《世界新闻报》窃听丑闻接受议员质询的开场陈述中表示,他掌管拥有5.3万员工的新闻集团,不应为没有发现这一丑闻负全责。

作为新闻集团的创始人和董事长、行政总裁的默多克到底是否该为此事负责?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?

窃听风云,谁之责?

对于默多克在窃听事件上的责任,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贾进章教授对媒体表示,《世界新闻报》的母公司新闻集团对此事件承担有限责任,通常来说,母公司不会对其子公司的具体经营决策、经营行为承担责任。而默多克作为新闻集团的主要股东、董事长兼行政总裁,也仅以此身份承担有限的经济责任。

不过,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士举律师认为,如果随着调查的进展,默多克作为行政总裁知道并默许纵容窃听事件,他可能承担刑事责任,但如果是默多克并不知情,而只是由于管理不到位,下属公司为了业绩采用窃听行为,默多克也会负有舆论道德等方面责任。不过目前来看警方并没有对默多克启动刑事司法程序。

“窃听事件发生的时间那么长,而且涉及到多位名人,老默多克推说自己不知情有点不太可信。”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副院长莫林虎说。贾进章也认为,窃听已经成为新闻集团本身的一种经营方式和获得新闻的重要手段。詹姆斯·默多克(小默多克)作为新闻集团公司副首席运营官、公司国际业务主席与首席执行官,必定或者说应该知道他的公司员工的“工作方式”。因此,小默多克是可能逃脱不了法律责任的。

另一方面,莫林虎认为,“就算老默多克真的不知情,其下属媒体敢这么做,也是与其企业文化密切相关的。”比如,为了招揽读者,新闻集团旗下媒体不少是不惜寻求刺激性甚至是“黄色新闻”;为了得到政界的支持获得更多的利益,默多克在英国也改变自己的政治倾向。所以集团下属报纸敢这么做也是与默多克的经营理念相关,默多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从公司层面来说,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副主任李元旭认为,关闭了《世界新闻报》将是一个重大的损失,但后续的赔偿,在特别是英美这样的国家,对窃听这样的损害人权方面的赔偿将会是很高的。不过对默多克来说,关闭了《世界新闻报》也是弃车保帅之举。

危机累积,谁之过?

其实各类危机不是一触即发的,总有各种先兆。例如三鹿奶粉事件,2007年末公司就已经得知,公司内部渠道在此前也有所反映,只是层层汇报后管理层选择了压制的策略。

窃听门这次爆发也是如此,同样在2007年,《世界新闻报》记者古德曼就因窃听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手机而锒铛入狱。然而,当时多数英国人对此不以为意,直到近期《世界新闻报》被曝涉嫌侵入被谋杀女孩道勒的语音信箱,事态才急剧恶化。

研究新闻集团多年的莫林虎告诉记者,新闻集团的一个特点就是,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海外拓展开始就是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。一旦遇到经济利益与新闻自律冲突的时候,总是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,“所以出现这样的窃听丑闻并不奇怪。”

他认为,虽然在英、美等西方国家,新闻业一向表明注重媒体自律和新闻从业者的职业约束,但自律的基础是自觉,不仅是在新闻界,在经济界、教育界总是有人会突破底线。窃听丑闻表明,在西方既有市场体制和新闻体制下的逐利性使其难以做到其标榜的“纯粹、独立和客观公正”、“真实”。(责任编辑:王月宝)

今日头条

更多>>

快速直达

首页导航

关于我们 - 融合文化 - 媒体报道 - 在线咨询 - 网站地图 - TAG标签 -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10-2011 融合网|DWRH.net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:dwrh@dwrh.net 京公网安备1101055274号 京ICP备11014553号
网站性能监测支持: